施工现场岩石硬度超钢板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0-13 00:07

  引汉济渭工程是陕西历史上规模最大、影响最为深远的战略性、基础性和全局性水资源配置工程,也是国务院确定的节水供水重大水利工程之一。工程建成后,满足增加500万人口规模的城市用水。

  近日,记者来到了引汉济渭工程工地,从秦岭输水隧洞岭南段进入隧洞。记者一行先是从支洞乘坐工人们平时上下班进入隧洞的车辆,经过40多分钟进入主洞,再换乘主洞内的小火车继续前行40多分钟,到达TBM掘进机位置。进入隧洞前,由于降雨外面温度只有十几摄氏度,记者们大多穿着外套,到了TBM掘进机位置时,洞内闷热潮湿,温度达到了三十几摄氏度,大家的衣服也很快湿透,头上的汗珠不停地往下掉。由于洞内闷热,工人们汗流浃背,有的则光着膀子在作业。

  据了解,秦岭输水隧洞全长18.3公里,岭南TBM标段自去年2月底试掘进以来,仅完成了1.9公里的施工任务,月均掘进170米,施工进展十分缓慢。据该工程有关负责人介绍,最大难点是岩石非常坚硬,最高强度达到近220兆帕,比钢板还坚硬,实属罕见。超硬的岩石,致使TBM机每掘进0.86米,就需更换损坏的刀具,不仅会损坏大量刀具,还严重影响施工进度。

  据记者了解,该工程除了高围岩强度、高石英含量、高地应力这“三高”外,强涌水、强岩爆、长距离独头掘进施工使输水隧洞工程进展遭遇“卡脖子”。

  “我们靠TBM硬岩掘进机来啃硬石头,可是特大涌水出现以后,眼睁睁地看着2亿多元的机械受到威胁,当时十几分钟没有一个人说话,大家几乎都陷入了绝望,心里沉甸甸的。”提起今年2月28日那场特大涌水遭遇,总工程师游金虎心有余悸地说:“到了2月29日,机械最前端水位达到1.75米,水离两个高压配电柜只有3.5厘米,因为洞里边所有用电都是经过配电柜输送,如果被水淹,后果不堪设想。为了排除隐患,工人们坐着皮筏艇、船在隧洞内抢险,水性好的工人直接潜水干活,大概一周后涌水基本得到控制,一个月左右水患彻底排除,到了5月中旬恢复掘进施工。”

  据引汉济渭工程有关负责人介绍,该工程从规模上讲,隧洞长度共98.3公里,为世界第二(辽西北调水项目长135公里隧洞为第一),隧洞最大埋深达2012米,为世界第二(四川锦屏埋深2500米为第一),但综合排名世界第一。

  从难度上讲,引汉济渭工程首先从底部横穿世界十大主要山脉——秦岭,这是人类首次尝试。受秦岭地形、地貌等因素限制,隧洞施工中,独头掘进最长达到近20公里,由此带来的通风、运输、排水、供电等问题均为世界级难题。其次,秦岭山区地质构造复杂,要穿越多条大的地质断裂构造带,将面临突发性涌水、涌泥,以及高埋深、高地应力带来的岩爆、高地温等施工难题。同时,在秦岭山区要完成近100公里的隧洞,如何保证隧洞施工测量控制精度、实现精准贯通,也是在建设中面临的一项重大技术难题。

  为解决这些难题,近日,省引汉济渭公司邀请了20多名国内外隧洞工程知名专家,共同“会诊”TBM掘进施工难题。

  据了解,引汉济渭工程一期计划投资191亿元,由98.3公里的秦岭输水隧洞、三河口、黄金峡水利枢纽三大部分组成。目前,秦岭输水隧洞已累计完成开挖、支护55.8公里,占隧洞全长的56.8%;TBM施工段岭北工程累计完成主洞掘进9542米,占合同施工任务的58.8%;TBM施工段岭南工程累计掘进1913米,占合同施工任务的10.5%。三河口水利枢纽已完成截流,正在进行消力塘开挖及混凝土拌和站施工。黄金峡水利枢纽已进入前期准备工程。 记者 张松